首 頁| |城市地圖| |電子地圖| |行政地圖| |交通地圖| |旅游地圖| |衛星地圖| |城區地圖| |世界地圖| |黃頁地圖
當前位置:首頁 > 河南省行政地圖 > 南陽市行政地圖 > 南召縣行政地圖 > 南河店鎮行政地圖
= 南召縣南河店鎮行政地圖 =
= 南河店鎮的資訊 =
工業發展:圍繞打造“三鄉”(鈣粉之鄉、石材之鄉、礦產之鄉),重點抓了礦產資源整頓、項目擴建、招商引資、園區建設四項工作。礦產資源整頓,共拆除非法鐵選企業12家,規范8家,鉛鋅礦除2家手續合法的企業外,已全部實施爆破封填;項目擴建工作,完成了鑫山、拓鋒、隆茂、興隆4家鈣粉企業的擴建,新上生產線10條,南河店鎮年產量5萬噸以上的鈣粉企業達到5家,超10萬噸的2家;招商引資新上1000萬元以上項目2個,500萬元以上項目5個,100萬元以上項目6個,招商引資總額達到4100萬元;園區建設上,在高速路口新規劃了占地5000畝的長嶺工業苑,目前,先期進駐的投資1500萬元的冶金耐材項目已開工建設。全年工業項目固定資產投資預計完成7500萬元;工業增加值預計完成2.8億元;民營經濟總產值預計達到8.5億元;入庫稅金年度預計完成820萬元。河店鎮玉中養殖廠始建于1997年,位于南河店老街500米處,地域遼闊,草資源豐富,是一個天然的養殖基地。該廠占地面積20畝,建筑面積840平方米,飼養南陽黃牛80頭,北京黑白花牛10頭,菜蛇1000條。
南河店鎮-自然資源:花崗巖全鎮總面積124平方公里,24個行政村,253個村民小組,483個自然村,11834戶,43672人,耕地面積30532畝,人均七分。其中農業人口41757人,勞動力15394人,共有滿族3100多人,回族1203人,蒙族124人。南河店鎮境內除華山,牡丹垛外全部為淺山丘陵區,地質以花崗巖,麻骨巖為主,地下蘊藏有豐富的鉀長石、大理石、石英石、花崗巖、瑩石,鉛、鋅、銅、鐵、金、銀等資源,有待于開發利用。全鎮地形西高東低,西山東淹,五垛山,青山的余脈自西北向東南蜿蜒伸展,鐵河、灌河、大石河、排路河、渭林河穿境而過匯入鴨河,加之五座小型水庫,434個大小塘堰和52條引水渠,4座小型小電站,使全鎮有效水面1.2萬畝,灌溉面積1.2萬畝,是全縣水稻主產區之一。
南河店軼事:我老家在南陽南召縣南河店街,在縣城南17公里。街的南北各有一條河,在東面交匯后流入鴨河;西依兩個東西走向的山坡坡頭,因此,三面環水,一面靠坡。過去,該街南北長、東西短,從十字街口向西叫西溝,因夾在東西向兩架山坡之間而得名。我們家就在西溝北山坡下,距十字街口200米左右。街上住有1000多口人,是縣城南方圓幾十公里的一個熱鬧集鎮,又是南河店鎮政府所在地。南河店街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名鎮,是什么時間形成的,無從考證。據史書記載:南召素有“柞蠶之鄉”之稱。柞蠶業興于漢,宏于明,盛于清,民國中期達到鼎盛。南召產繭占全省的一半,被譽為“召半省”。明朝嘉靖八年(1525年),南召已有蠶坡五六十處,柞蠶全部加工為山絲,山絲產額甲于各縣,尤以云陽、李青店、白土崗和南河店等鎮最盛,號稱“婦孺會絡經,滿城梭子聲”。崇禎九年(1636年),南召隨著柞蠶和絲綢業的繁茂,陜西、山西、河北等省和鄰縣鎮平、南陽的富商巨賈在縣城(云陽)開設“史隆號”絲行,在李青店開設“榮興魁”“裕豐”“中興”綢行。縣城東關和南召店的大駱駝場、騾馬店,每天有四五百匹駱駝、騾馬住店。南河店又是南陽經李青店、回龍溝、魯山到洛陽必經的絲綢之路之一,自然南北過往的客商比較多。但據老人講,唐朝時,馬龍造反,唐軍曾駐扎在四棵樹東南的山腳下,并在瓦渣嶺西的的河灘擺下黃沙陣與馬龍叛軍打仗,現在的擂鼓臺村就是當年唐軍的擂鼓助威處。也就是在那時,馬龍的叛軍把南河店的人都殺光了。以后,南河店成為一片柞樹林。據一部地名書記載:“以前,這里南北過往的客商比較多,有一戶人家在南河岸邊建一旅店,遂起名南河店”。以后,移居這里的人逐漸增多,慢慢形成了一個大集鎮。據此可以推斷,南河店早在唐朝以前就有了。可能是遭馬龍之劫以后,隨著南召絲綢業的發展和來往客商的增多,南河店便由一個旅店逐漸又發展成為一座大集鎮了。我記事時,南河店街的四周有殘缺的寨墻和完好的寨門,西寨門上的匾額是“宛西重鎮”,北寨門是“鄴侯遺謀”。鄴是指安陽,歷史上哪里是出候爺比較多的地方;遺是指遺留或遺傳,謀是指有謀略的能人。因北門正對著安陽,所以其匾額總的意思是祈望安陽的文才武將遺傳到這里。南寨門的匾額是“黃牛臥式”,意思是黃牛臥著的樣子。因為南寨門正對的坡頭好像牛頭,和南灣的彎坡合在一起就像一頭臥著的牛,而南灣住的大部分是回民,剛好在臥牛的懷中,祈望他們永遠享牛的福。東寨門的匾額是“柴禾垛”,因為寨門正對著街東南叫柴禾垛的山頭,而且東門外的河灘上有柴市,也有祈望柴市興隆之意。北街(北頭)有賣菜的、飯鋪、油坊、糧行、照相館、書店等,街北頭有一座比較大的火神廟,就在北寨門東南近十米的地方。廟東是個大戲場。戲場的舞臺座東朝西,北依北寨墻,其它三面有圍墻。我經常爬到寨墻半腰的土臺上看不要錢的戲,也看不出、聽不懂唱的什么,無非是湊熱鬧而已。出北門向西、向北各有兩條大路(可走牛車的路),向西的一條直通五垛山;向北的一條大路穿過北河、王莊通向南召縣城。北門外到北河堤之間是一片肥沃的平地,人稱楊樹行。出北門向西的山坡下是一片住戶,叫西頭,其前面大部分是菜地。西頭背靠一個小山坡,坡上是北寨墻,西頭在寨墻外。街西有三個坡頭和兩道溝,南面的溝比較長,叫西溝,北面的溝比較短,叫那道西溝。戲場北寨墻外是一個蓮菜坑,再向東北是一長土埂,大概有幾米高,順著埂東側住有十幾戶人家,人稱半乍店。中間有一座比較大的磚瓦窯,前面有一座牌坊,牌坊前有一對大獅子。順著埂再向東北是一個小山包,北河繞山包向東流去。山包上是一座大寺廟叫北寺,寺前有一棵大白果樹,樹干有五摟多粗,中間空了,長著一棵比碗口還粗的黃楝樹。老人們戲說是白公子懷抱黃小姐,并說樹上住有神仙,過去常有人去燒香禱告,解放后為破除迷信把它砍伐了。北寺坐落的山包,傳說是烏龜變的,北河漲水時能隨著一起漲落。1957年發大水時,南河店街幾乎被沖走一半,連半乍店牌坊前的一對大石獅子都被沖到稻田一個、沖走一個,可北寺依然如故。解放后,北寺被改為國家的糧食倉庫了。十字街口向東的街很短,叫東拐,不到50米就是東門,出去東門是一條大路,穿過河向東、向南各有一條大路。向東可到高莊、漆樹圓、鴨河口等地,向南可到石門、石橋、南陽。東門內有幾家剃頭鋪、鐵匠鋪和土產店。順著東寨墻外有一條街,街西邊大部分是軋花鋪和彈花鋪,街東的沙灘上是柴禾和牲畜交易市場,再向東就是河堤。每年年集,河堤內外盡是賣年貨的,方圓幾十里的百姓都來這里購買年貨。那時,我常到年集上撿碎粉條和白菜葉。每年農歷二月初七,街上人常在東河灘舉辦物資交流會,會期7天,河灘東西各搭一個戲臺唱對臺戲,還有玩馬戲、木偶、曲藝、洋片、耍猴的等。一些要飯的打著蓮花落到各貨攤上要錢,更有少數硬要錢的,兩手各持一把菜刀,逶坐在貨攤前,啪啪啪拍著布滿厚繭的胸脯,若不給錢,就在頭上劃幾刀,血順著臉往下流。看到這樣殘忍的情景,再心硬的攤主也會立即給錢打發他趕快離開。“二月會”玩“古飾”是南河店的老傳統。“古飾”就是一個人背著一個彎曲的鐵架,鐵架隱蔽在一團花草中,花草中有山水、亭臺、樓閣和泥捏的各種人物。整體是一個傳說或故事,如“白蛇傳”、“哪咤鬧海”、“八仙過海”、“牛郎織女”、“西廂記”等。鐵架上固定一個穿著披鳳云件、花枝招展的漂亮女孩。乍看起來,女孩好象在一團花草上行走,一只手搖著精致的花團扇,隨著背的人來回扭動,煞是好看。南河店街的南頭、北頭、西溝各自發地組織一個“會社”,各社都有一套銅器(包括大盤鼓、鐃、镲、鑼和龍旗),每逢傳統節日,都敲打起來,并聚在一起比誰家打得好、吸引的人多,響徹周圍的村莊。我也曾隨銅器打過镲、敲過鑼、打過旗、推過鼓。每逢春節和“二月會”,各社都要扎幾裝“古飾”。街上和附近鄉村還玩龍、旱船、高蹺、仙鶴叨海蚌、二鬼扳鱉、莊稼老送閨女、大頭和尚戲婁翠等民間傳統文藝。西溝的旱船,北頭的龍,南頭的仙鶴叨海蚌,老墳溝的莊稼老送閨女一直比較出名。“二月會”時,這里總是人山人海,非常熱鬧。1956年的大洪水把東拐以東連同寨門都變成一片沙灘。后來,河堤西移,每年的“二月會”就在堤外的沙灘上舉辦。南河南面的柴禾垛,山頂有幾塊兩人多高的巨石座落在石臺上,北面的石臺上鑿有玩丟子兒、琉璃蛋的小坑和玩蛤蟆跳井、狼背豬游戲的棋盤;山腰有松樹林,山上有養蠶用的栗毛棵。冬春季節,我常帶著扒子和籮頭到這里摟栗毛葉和松針,累了就和小伙伴們到山頂巨石下的臺上玩耍。很可惜,一次打炸雷把迎面的巨石劈掉一大塊,再后來人們把巨石炸掉建房用了,成為一個大坑。柴禾垛對著街一面的山腳下有一座大廟叫東廟,過去這里辦過私塾,解放后改為柞蠶育種基地,供應全縣的蠶種,周圍有幾十戶人家。南街(南頭)有幾家染坊、五金店、土產店、中藥店、雜貨部、飯鋪等,中間拐彎處是衛生院,過去衛生院往西拐直通南門。南寨門實際門口向西,可能是在街的南面而稱南門。衛生院至南門北面的山坡即南灣,街中間的坡跟有一座清真寺,是回民經常做禮拜的地方。南門外的大道通向四棵樹、鎮平和內鄉等縣,出南門向北的山溝叫老墳溝,溝口東面的半坡上是一片墳地,埋的是無名烈士,也叫烈士墳。西溝比較長,并有三道寨墻,有“宛西重鎮”匾額的西門建在第一道寨墻,墻體有2尺多厚、5米多高。緊挨寨門外西的一處院是區政府,當時叫區部。那時,區部就可以批準槍斃人,因此,其門口常有槍斃人的布告。據說,原來區部是“三官廟”大院,供奉著天官、地官和人官。廟院里有一座“包公祠”,專供告陰狀的。出去西寨門有兩條路,南面的路在河溝旁,就叫河溝。北面的路叫西溝,中間的北面據說過去是衙門院,曾經是一座縣衙,中間的南面有一座土炮樓。再向西50多米原是一座大廟,原叫西廟,解放后改為南河店完全小學了。據老人講,過去東廟和西廟都是陜山會館。可能是這里的蠶絲業發展最鼎盛的嘉慶年間,山西的楊顯兄弟倆合伙來南河店街辦絲綢廠,南街都是他們的廠房,有幾十臺紡織機。他們利用當地的蠶絲織成絲綢,物美價廉,生意很紅火。為方便客商來往,弟兄倆在街西和街東各建一座山陜會館。街上有一個叫李本事的紳士,他對外地人在自己的眼皮下發財很嫉妒,總想找茬把他們擠兌走。剛好,街上有一個無賴,經常喝醉酒后到他家門口罵他。有一天,李本事把這個無賴叫到家里設宴招待,等他酒足飯飽后就和他盤起親戚來,拐彎抹角地竟把他盤為自己的外甥。于是,李本事對無賴說:“你以后不能再罵舅啦,想罵就去絲綢廠罵那個姓楊的。他們是外地人,不敢咋著你。”以后,這個無賴喝酒后果然就到楊家門口胡罵。楊顯心里明白,這是有人挑唆,想找茬整垮他,也就沒有理睬。誰知有一天,他正在客廳陪客商打麻將時,這個無賴又到門口罵起來。手下的伙計便向楊顯稟報,客商也停下麻將等候他處理。楊顯不想讓客商掃興,便說:“打,打,快打!”他本意是快打麻將,伙計們誤以為是讓他們快去打那個無賴。于是,他們立即到廠房里拿起卷絲綢的軸棍就去打那個無賴。不一會,伙計向楊顯稟報說那個無賴被他們打死了,楊顯一聽便從座椅上禿嚕下來軟癱在地上。他知道這下惹大禍了。為此,他立即去找李本事商量善后事宜。李本事終于等到了搞垮他的時機,便說,你們把我外甥打死了,咱們好說。可他是南河店街人,大家會認為你們是欺負我們當地人,不會善罷甘休。當楊顯讓他提出解決辦法時,李本事提出讓他每天設宴招待全街的人,只要大家都滿意不說什么了,這事就算完了。楊顯知道斗不過地頭蛇,只好答應,就大擺宴席招待全街的老老少少,不到一個月就把他們的絲綢廠吃垮了。完小門前是操場,正對校門是一眼水井,西寨門以西的人都是吃這口井的水。井南的河溝旁是石碾。操場的西北角有一小火神廟。我們家和相鄰的胡家在小學西面,中間隔一條水溝和通向西莊的路。順著西莊的路再往西幾十米是小西門,也就是第二道寨墻的門。第二道寨墻只有不到一米寬,但有5米多高。出去小西門的坡半腰的路南有一座土地廟,坐東朝西,廟旁路邊有四棵梧桐樹和一棵大皂角樹,人們常到樹上鉤皂角洗衣用。皂角樹干有個洞,里面有一窩骨碌蜂,膽大的小孩們常去捅它,有時還用火燒,我也曾參與過。夏天,土地廟的山墻下是一塊人們乘涼的好去處。一年夏天,夏老大在那里乘涼時睡著了,梧桐樹干上拴的自家養的牛撐開后觝得他遍體鱗傷。我親眼看著夏二婆用縫衣針給他縫綻開的肉皮,疼得他直哼哼。不久,他就死了。完小西面的溝叫里溝,溝底分叉成東西兩個,溝兩面至溝底都有亂葬墳。坡頂是南河店街的制高點,人稱娃娃山。順著娃娃山南面和東北面的坡頂是第三道寨墻。此寨墻很寬,上面可以行人,寨墻外還有四五米寬、兩米左右深的壕溝。據史書記載,民國2年(1913年)9月16日,白朗率部二三千人進抵四棵樹三岔口時,地主渠子征暗殺了白朗的部將張老四。白朗軍一怒之下就把三岔口老街的房舍燒了。白朗以為出師不利,便折回頭準備回自己的老巢寶豐,進至南河店時已晌午。他本來不想攻打南河店,就在河邊歇兵做飯,守鎮兵在寨墻上看到做飯的土匪,就舉槍射殺其數人。白朗更是惱怒,遂由娃娃山攻入南河店街。進街后打富濟貧、開倉賑饑,槍殺不少官兵和富豪。娃娃山西是一條長嶺,因嶺西是西莊,故稱西莊大嶺。嶺南又連著南北向的三道嶺、三道溝,頭道溝和二道溝溝口都有一個坑塘,塘邊分別住著幾戶和十幾戶人家的小村,統稱老墳溝。娃娃山北也是一條溝,叫陰四溝,溝口在“大躍進”時修一小水庫,又叫青年潭。潭里的水經常很少,荒草滿潭,成為放牛、羊的好去處。街上人家的小孩死了,常簡單地埋到娃娃山上,沒幾天就被狼扒吃了,可能娃娃山就是由此得名的吧。有時,小孩們問自己是咋來的,大人們就騙小孩說是從娃娃山刨出來的,小孩們就信以為真。站在娃娃山頂,可俯視南河店街的全貌和周圍的風光。向東眺望,南北兩條清澈的河流和河邊的樹林如兩條鑲著綠邊習習閃光的白練,交匯后漸漸消失在遠方,流入灌河再入鴨河。向南望,山巒起伏,由低到高向南延伸。遠處最高的山峰叫毛丹垛,上面有幾棵黃楝樹隱約可見。向西望,山巒漸次升高,不遠處有一座比較高的山叫中心垛,山頂上是祖師爺廟。1958年“大躍進”時,公社派人把廟扒了,并把拆下的木料建南河店戲院用了。改革開放后,道人們又集資重建起此廟。再遠處就是巍峨挺拔的五垛山,雨后天晴時,山上的懸崖峭壁及繚繞的白云清晰可見。山林里有虎、豹、狼、獾、野豬等野獸和毛栗、獼猴桃、山葡萄、八月炸、山楂等野果。一年秋天,一頭野豬因大霧撞入街里,街上民兵圍追堵截,最后堵在一家院里才把它打死。當地的老人們常通過五垛山的外貌看天氣變化。如果清楚可見,就是晴天;如果五垛山戴帽(被濃云遮著山頂),就要變天下雨。緊鄰五垛山大曼北的青山,象三座綠色金字塔,傳說它們和五垛山比高低,因五垛山一夜之間長得比它們高好多就氣死了,所以它上面不長大樹,盡是灌木叢。向北遠望,氣勢蓬勃的北大山象逶迤的長城橫貫東西,其主峰高達2000多米。那里有茂密的原始森林和各種野生動、植物。有一年,森林起火,燒了十幾天,夜晚,人們就到坡上觀看那條條火蛇,并胡編些火神的迷信故事糊弄小孩。聽老人講,自民國18年(1919年)“年成”以后,這里常遭災,加上內戰不斷,刀客(土匪)蜂起,民不聊生。寶豐、魯山等地的“桿子”魏國柱、李長有、崔二旦等匪眾曾多次騷擾南河店。掙扎在死亡線上的老百姓們經常“跑反”。我們家原在西溝的土地廟旁,曾兩次被土匪燒毀。聽母親講,有一次“跑反”,四爹挑著我和大哥過北寨門時,差點擠掉地上被踩死。1932年秋天,賀龍將軍率領的紅二方面軍曾路過南河店街西進去延安,街上的群眾殺豬宰羊,慰勞紅軍。二伯和父親還牽毛驢送過一男一女兩位紅軍傷病員,一直送到縣城東面的劉村。南召志書記載,民國30年(1941年)9月,為反抗國民黨軍隊抓兵抓夫和無休止地攤派軍麥和官柴,南河店和花子嶺一帶的農民在幾個地下共產黨員的帶領下舉行過武裝暴動,后因叛徒告密,被南陽第二集團軍總部的兩個團和南召的民團一起鎮壓下去了。民國34年(1945年)3月24日,侵華日軍110師團由李青店經南河店向南陽進發,受到我人民抗日軍阻擊,激戰數小時。民國35年(1946年)7月13日,豫鄂陜軍區四分區政委兼地委書記黃林(國秋)率獨立13旅3800余人向陜南挺進,由西抬頭渡白河,經柴崗、南河店、白土崗西進。1947年9月29日,南河店街解放了。當時,解放軍來一個旅,區政府的國民黨官員聞風逃跑了。軍隊就住在小學,我們家也住有軍人。民國36年(1947年)11月3日,陳賡、謝富治率解放軍四縱、九縱自魯山疾進至南召,次晨1時,南召解放。民國37年(1948年)11月4日,盤踞南陽城的王凌云部棄城南逃襄樊,南陽解放。解放初那二十幾年,南河店街經歷了土地改革,斗地主、惡霸,清剿土匪,鎮壓反革命,抗美援朝,“三反、五反”、互助組、初級社、高級社、反右派斗爭,大躍進、人民公社、吃食堂,三年自然災害,十年文化大革命,幾乎無大變化。那時,我感覺經常搞運動,連“除四害”(老鼠、蒼蠅、蚊子、麻雀)、掃盲、深翻土地、積肥、軸承化、燈籠化等都搞運動。老百姓一天到晚處于疲憊不堪狀態,可一直解決不了溫飽問題,只是人口增加了不少。1954年7月的一個夜晚,一場百年不遇的大洪災幾乎把南河店街沖毀了一半。十字街口的水有齊胸深,上面漂浮著西瓜、家具及店鋪的商品。第二天,街上的水下去后,二伯領我到北河埂上看,河水仍然滿槽,上面漂浮著樹木和其它物品,但沒有人敢下去撈。我在埂邊冒險撈到沖到堤邊的一個算盤和一個木盒。下半年,在西溝西的里溝平掉了許多墳,建一條新街,遷來的有供銷合作社的食品站、百貨店、雜貨店和糧管所、郵電所、銀行營業所等。里溝和頭道溝溝底是糧管所和糧庫。頭道溝溝底是三排大磚瓦房糧庫,里溝有三座蒙古包式的木架草房糧庫。1958年春節,為慶祝新街的建成還在新街演出三天《古飾》,我的小妹是三個古飾女之一。不久,老街漸漸恢復,新街漸漸冷落,一到黑夜冷清可怖。露天放的大油桶,因熱脹冷縮不時發出咚咚的響聲,更增加恐怖感。那些值班看店的人老說是鬧鬼,還有值夜班的人說正喝著酒,酒瓶突然空了,甚至半夜里還聽到嗚嗚的哭聲,膽小的人不敢去值夜班。1958年春,南召四中從石門遷到南河店新街,從此這里熱鬧起來,鬧鬼的事漸漸平息。但有一件事我一生都百思不得其解,并感到后怕。在我上初中二年級時的一個星期六夏夜,學生們都回去了。老師讓我看宿舍,宿舍院在溝底,原是糧管所,門前的坡上和周圍盡是墳。因天黑我有點怯,就讓鄰居崔大娃(崔長義)和我做伴。我們倆走到院外宿舍的后窗口時,聽到宿舍里有翻動鋪草的響聲,以為里面有人。因糧管所在此窗戶開一個小窗口收票、款用,崔大娃就爬在窗口叫幾聲,但一直沒人應,只有鋪草的嘩嘩聲。我站在他身后,清清楚楚看到從窗口內突然伸出一只手朝他的臉抓了一下,但沒抓著,手指離他的鼻子僅有一寸遠。他不以為然,我以為是里面的同學在和他開玩笑,沒有感到害怕。但當我們走進宿舍時,里面竟空無一人,卻有一只貓從窗口竄了出去。他以為是貓弄的嘩嘩聲,仍不以為然。可我心里直發毛,那只手是怎么來的?但怕嚇著他不和我做伴,沒敢告訴他。那一夜,我嚇得久久不能入睡。過后我問他,他卻說沒看見有手抓他,也感到后怕。1910年11月,我這篇文章讓我大妹子玉芝看時,她告訴我那肯定是夜貓子(黃鼠狼),因為大弟弟玉江也遇到過。在一個月光如晝的夜晚,他在某家清清楚楚地看到一只夜貓子豎起身子在窗前用前爪扒窗子。因黑天看不清,我可能把那只夜貓子誤認為是貓了。1954年冬天,這里還下一場大雪,地上的積雪很厚。我們家的草房受不了,二伯和父親就用竹竿綁上羅圈把房上的積雪往下刮。院里水缸里的水凍著了,又無法到井上挑水,母親就用院里的雪做飯。這年9月,國家開始實行棉布、棉花統購和憑票供應政策,買布和棉花憑布票。我也不記得每人發多少布票,因為我們都是穿自己織的土布,基本上不買布。1955年3月,國家開始發行中國人民銀行新版人民幣,同時收兌舊人民幣,新幣1元兌換舊幣1萬元,最大的面額是10元。我父親不識字,看錢多少只憑顏色,因剛換新幣分不清大小,兩元和兩角都是淺綠色,大小也差不多。他竟把兩元錢當兩角錢花了,使我母親很心疼,以后再也不讓他買東西了。那年春天,街南頭的供銷社買一臺電子管收音機。這是全街第一部收音機,都很稀罕。學校組織我們全校同學排隊來到供銷社大院里,坐滿了一院子,收音機擺放在桌子上,全體師生鴉雀無聲地靜候聽收音機。可那位職工調試了好久一直沒有調出聲音來,我們只好掃興而歸。同年夏天的一個晚上,縣里首次來我們街放電影,在東河灘上,附近村莊的人們來了許多,幕布前后黑壓壓都坐滿了人。電影的名字不記了,只記得有牧人在草原上放羊、追趕狼的畫面,還有抽煙的畫面。人們都很稀罕地議論著“看,抽煙還會冒煙哩”。1956年,南陽汽車客運總站的代客班車首次經過南河店,鐵轱轆的牛車被淘汰,大路改修為汽車路。北河建起了木橋,南河建起了翻水石橋。客車是用貨車加裝上帆布蓬而成,一天只有兩趟,很難乘上。1957年秋天,我正在上小學四年級。校園里貼很多大字報,說是鼓勵老師給領導提批評意見,沒多久,開始打右派。許多給領導提過意見的老師被打成右派分子。教我們唱歌的賀老師,頭一天還在教我們班唱“反右派、打右派”的歌曲,第二天就被打成右派在校園里打掃衛生、勞動改造了。之后,人們再也不敢給領導提意見、不敢說社會有什么不好之處了,一個比一個“左”,一個比一個革命。這就進入了大躍進年代。我記得在從高級社向人民公社過渡時,上級宣傳說馬上就要過共產主義的幸福生活了。共產主義生活的美景是“樓上樓下、電燈電話、洋犁子洋耙”,又是“花果山、米糧川、小水庫里魚亂竄”。學校還組織我們全校師生到南河店街東面的的一個小山村參觀一位老農種的三季稻。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位農民給我們講話講到最后時說:“……但是,我還有一個偉大的缺點……”許多同學禁不住笑了,那位農民還一本正經地再強調說:“真的,還有一個偉大的缺點”,大家的笑聲更大了。轉入人民公社后,老百姓沒有了私人財產,一切歸公,吃食堂飯,過共產主義生活,連住房也不屬于自己的了。我們家先后搬了幾個地方,南灣、那道西溝、西頭等。四爹家搬到了漆樹園大隊鳳凰頭村,五叔家搬到高莊、西頭、柏林庵等處。我們家成為幼兒園,不久幼兒園解散,院子空無一人,墻倒屋塌、破爛不堪。我常邀小學同學范中杰、張德川、崔大娃等住在上屋東面新接的一間灶火屋里,用廢棄的椽子搭一個和山墻平的床,從山墻豁口進出,夜里害怕就從山墻豁口向外拉小便。我們在床上打撲克、下軍旗等,簡直成了我們的俱樂部,并向其他同學炫耀住在樓上。有一天夜里,我和崔大娃住在上屋,把織布機棚上木棍鋪上席子當床。因屋里屋外都是空蕩蕩的,都感到怵,就把床搬到正對著門口,并開著門睡覺。在1958年大煉鋼鐵時,小學門前的墻上有很大一幅畫,上面畫著一個人手拿一根鞭子,騎在一匹長著翅膀飛奔的馬上,上面的口號是“快馬加鞭,一天等于二十年”。我家后面的坡上有幾個煉鐵爐,自制的大風箱需要幾個人拉。為了湊任務,生產隊派人到各家各戶搜金屬物品和器件,連屋門、柜子、箱子上的鐵鼻、銅撘連等都扣走了。為了燒木炭煉鐵用,亂砍濫伐樹木,我們家門前的大榆樹、大椿樹和大楝樹就是那時被砍伐的,山坡上養蠶的栗毛樹更是連一把粗的都砍伐了。我們學生都停課幫助煉鋼鐵,經常到山村去抬木炭。生產隊的社員們基本上都參加煉鋼鐵了,男勞力煉鋼鐵,女勞力到鐵河和黃鴨河淘鐵砂。我母親就是那年冬天到黃鴨河淘鐵砂一個多月,又凍又累又餓,回來不久得病差點要命。生產隊只剩下老弱病殘的干農活,紅薯到入冬了也無人刨,就用犁子犁,犁出多少是多少。人們不分晝夜地煉鋼鐵,再苦再累,誰也不敢說個不字。有一天晚上,我在半乍店看斗爭供銷社的一個職工,就因為他說了一句“這會能煉出鐵?”的話。他被圍在眾人中間,一個杬子里放一大塊鐵錠,并用鐵絲掛在他脖子上,兩臂向后伸開,彎腰、低頭如燕飛狀。周圍的人來回推搡著他問:“看清楚,這是不是鐵!”。這年11月,鴨河口水庫開始動工興建,周圍各縣的10多萬民工參加施工,晝夜不停。我們完小組織學生順著東河步行去參觀,到鴨河已是晚上,工地上的燈光如繁星點點,挑土的人們一行行,打夯的人們不停的喊著號子,非常熱鬧。1958年冬,公社在四中南面的老墳溝溝口建一座戲院。戲院座西朝東,戲院門前順南坡跟修一條大道直通街上。南河店公社成立一個勞改隊,住在老墳溝西面的凹腰溝。建戲院時,所有重活、臟活就由他們干,他們吃不飽還常遭打罵。這年秋天,在鳳凰頭村當生產隊隊長的四爹在打場時,他指派的社員沒有把豆子及時攏起來,下雨后豆子霉了,漆樹園大隊把責任都推到他身上,把他拉到大隊斗爭后送到南河店公社勞改隊。在他們搬石頭擺墻跟腳時,母親常讓我給四爹偷偷送燒紅薯吃。我們搬家到西頭時,只住一間房子,離隊部又近,不能偷偷生火,而且天天搞夜戰。我母親總是把生紅薯藏在門后的角落處,四爹偷偷來趁黑夜沒人時悄悄拿走。1959年夏天,天氣持續干旱,玉米、水稻旱得卷葉發黃。為抗旱,我們生產隊搞引水上山,從北河挖渠到陰四溝溝口,再兩米高左右挖一個坑,用飛桶把水一級一級倒到山坡上。我母親也干過這活,累得受不了。但后來,河里也干凅沒有水了,看著莊稼一天天旱死。只有紅薯比較耐旱,我們小孩抬水澆了幾次,總算有點收獲。這年7月,我小學畢業。開散學典禮會的那天晚上,我和同學們都睡在校院里,半夜突然鬧夜驚。我也迷迷糊糊地跟著大家一起“啊——啊——”地叫喊,聲音發直且恐怖,想跑但腿軟跑不動,互相撕扯甚至扭打。后來,一個老師出來大叫一聲“喊什么喊!”這才逐漸清醒平靜下來。11月24日,四棵樹公社五二坪水庫工地的工棚發生火災,燒死57人(其中成年婦女30人,兒童27人),燒傷11人。省里派醫療隊乘直升機前往現場搶救,落在升有三堆火的河灘里,許多人圍著看。從1959年開始,連續三年旱災,糧食緊缺,食堂里每天三頓稀飯,大人三碗,小孩兩碗至一碗,根本吃不飽。人們說:“端起碗,照相館,拿起筷,洗相片”,的確稀得能照見人影,用筷子只能撈幾根菜葉。開始,我母親在家里偷偷地蒸麩子饃吃,后來麩子沒有了,就偷完小后面坡上的南瓜蒸吃。這年冬天,我在四中上學,學校組織我們到群英水庫勞動,大冬天,人們光著膀子往壩上挑土,并讓小學生拿著黑旗在一邊監督,看誰跑的慢了就插上黑旗,被插上黑旗的人當天晚上就要挨批斗。每人每頓兩碗紅薯湯一個躍進饃,即粉碎的紅薯藤、白草等和紅薯面一起做的黑窩窩,干那么重的活,根本吃不飽。一天,一個社員撈幾塊剛煮熟的紅薯躲在鍋臺后偷偷吃,冷不防另一個社員用筷子扎起一塊就跑。這個社員急忙去追,哪個社員邊跑邊吃,出大門口時被門塹絆著摔趴在地,筷子從脖子后扎出來,立即送衛生院搶救,也不知道死活。1960年,我們學校吃粉碎的稻糠饃,不少學生拉不下大便蹲在廁所哭叫,后來就把稻糠和山楂拌在一起吃好些了。那次,我們上黃蠟溝采山楂,趕到時太陽快落了。我和張德川餓得等不及吃晚飯,先到山上邊采邊吃。晚上睡覺時,我們倆的肚子漲得難受,心里真害怕漲破肚子,后來放幾個屁好了。那年冬天,我母親到糧管所的蒙古包倉庫裝紅薯干,據說是支援周口太康縣的。她每次偷裝褲腿里一些帶回家給我們煮吃。我父親喂牛,有時拿回一些牛飼料給我們吃。有時,母親到四中食堂揀一些蔥根回家洗凈炒吃。每逢此時,我們就高興地說要改善生活了。到1961年春,人們用柳樹葉、榆樹葉、椿樹葉、刺角芽、白蒿等充饑。后來,吃干紅薯秧、榆樹皮、地衣,甚至滑石粉、白草、老鼠等充饑。有一家5口人,因吃了毒蘑菇毒死了4口,只剩一個吃奶小孩未死。再往后,人們簡直找不到可吃的東西了,許多人因長期饑餓而得浮腫病。我弟弟玉江餓得皮包骨頭,他和二伯都得了浮腫病,一起住進了浮腫病院。我在四中廁所后面的糞池里撈出一只淹死的雞,摘凈后不知洗了多少遍,仍然有臭味,但我們還是把它煮吃了。奶奶因受不了饑餓的煎熬,于11月26日用扎腿帶拴在織布機架子上吊死了。這年冬天,我父親犁地時撿回一些膿壞的紅薯。我母親把它拍成餅子曬干、粉碎,再采一些霜打后干枯的蓖麻子葉用開水榨后漂了3天,再和粉碎的壞紅薯面和在一起蒸成鍋貼吃,我們都感覺好吃。二伯和玉江從浮腫病院出來那天晚上,母親特把僅漂兩天的蓖麻子葉做成鍋貼吃以示迎接。第二天早上,我們一家人都中毒眼睛看不見了。我們只好坐在上屋的臺階上曬暖,抬頭看太陽是一片黃綠色。玉江弟和玉芝妹可能吃得少些,眼睛模模糊糊可看見。中午,他倆到西頭食堂去打飯,可是,在回來的下坡路上,因看不清路,兩人抬著飯罐一腳蹬空摔倒,連飯罐都摔破了。我們硬是餓了一天,晚上也顧不上餓了,都擔心眼睛會不會瞎了,誰知睡一夜,第二天眼睛都好了。可以說,到1961年冬天,大部分人都已經餓到死亡邊沿了,要不是第二年散食堂,允許種自留地,不知會餓死多少人呢。人在饑餓中掙扎,也顧不上穿了。那時,大部分人的衣服都是破破爛爛的,有的甚至衣不蔽體。別說沒有錢,就是有錢也買不到布,因為那年每人只發一尺二寸布票,一家人的布票兌在一起也不夠做一身衣服。當年,蘇聯譏笑我們兩個人穿一條褲子,實際上,兩個人的布票也不夠做一條褲子。1962年9月,我離開南河店到南召縣城上高中去了;1965年又離開南召縣到西安上大學去了;大學畢業后到鄭州工作落戶鄭州了。每次回來,沒有看到南河店有多大變化。直到1978年國家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后,南河店才有了大變化。開始街面擴大到洋樹行,以后又把王莊修成寬闊的新街,并和老街連接在一起,公社改為鎮并遷到了新街。四中周圍和我們家后面的坡上,頭道溝、那道西溝、陰四溝口及娃娃山上都是住家戶,整個街面幾乎擴大了好多倍。街上的草房已被平房和樓房代替;街道的土路已被水泥路代替。南北河修成了水泥橋,河堤用石頭加固,南河堤上還建起了門面房,形成一條街。公路移到東面兩條河的交匯處,并建一座大橋。2003年,公路改修成柏油路,大客車十幾分鐘一趟,出門乘車方便多了。2008年,二廣高速路又建成并貫穿南召縣,從鄭州回家乘小車只需兩個鐘頭,太方便了。街上的人基本沒有地成非農業人口了,大部分人在開門面做生意或到外地打工。人們的生活就不用提了,比1958年“大躍進”時所說的共產主義生活還要好,更比過去的地主生活強不知多少倍,連肉都不愿吃了,要吃綠色食品、要減肥;新衣服沒有穿就說過時淘汰了。我二伯活著時經常對我們說;“早晚過得時運轉,天天吃飯如過年”。現在,我們已經趕上好時運了,生活那一天不比過去過年還好?我相信,南河店的明天會更好,人們的生活會更幸福美好。2010年4月作者(田玉振)
南河店鎮-氣候特點:南河店鎮地處亞熱帶季風氣候向溫帶季風氣候的過渡地帶。一年四季分明,氣候溫和濕潤,年均降雨量800毫米左右,濕潤的季風氣候,為農業經濟的發展提供了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農作物有小麥、水稻、玉米、紅薯等。
南河店鎮-歷史沿革:舊屬南陽縣,解放戰爭中,中共南陽縣委、縣政府曾以南河店街為南陽(北)縣城。1957年,全境劃歸南召縣,建立南河店區。1958年建立南河店人民公社,1983年改公社為鄉。1986年撤鄉建鎮,是南陽市北郊歷史比較悠久的集鎮,也是豫西南最大的農副產品集散地之一,素有“宛西重鎮”之稱。
南河店鮮花預訂_河南南陽南召縣南河店鎮鮮花預定鮮花速遞,...
河南南陽南召縣南河店鎮鮮花預訂 花朵朵鮮花店在全國大部分縣市均有配送店,如需提供偏遠地區的鮮花預訂,鮮花訂購,鮮花速遞,網上送花,鮮花預定,異地訂花服務,請提前...
南河店鎮胡垛選鐵五廠
南河店鎮胡垛選鐵五廠的相關信息由09635提供。南河店鎮胡垛選鐵五廠主營產品或服務:鐵礦采選,聯系人:杜龍,聯系地址:河南省·南陽市·南召縣·南河店鎮 胡...
南河店鎮 板山坪鎮 喬端鎮 白土崗鎮 城郊鄉 小店鄉 皇后鄉 ...
湖北省洪湖市府場瓷像石刻工藝社印保林研制生產了一種移動式多功能石材石碑無塵噴砂農用雕刻機,該雕刻機是目前行業內最先進的設備,專職用于在石材及各種硬質材料(如...
南召縣南河店鎮興盛選礦廠地址|電話號碼|2010招聘官方網址
南召縣南河店鎮興盛選礦廠...南召縣南河店鎮興盛選礦廠詳細信息 南召縣南河店鎮興盛選礦廠機關,全面的簡介、司產品信息、聯系方式、招聘信息等信息,歡迎光臨,同時...
南召縣南河店鎮供電所_1884469701_新浪博客
南召縣南河店鎮供電所_1884469701_新浪博客,1884469701,...對相關責任人要給予相應的責任追究,并由南河店鎮供電所負責人對胡垛村全體村民進行道歉;...
南河店鎮蛋糕店_河南南陽南召縣南河店鎮蛋糕店蛋糕速遞,蛋糕...
河南南陽南召縣南河店鎮蛋糕店 花朵朵蛋糕店在全國大部分縣市均設有配送店,如需提供偏遠地區的蛋糕預訂,蛋糕訂購,網上送蛋糕,異地訂蛋糕服務,請提前咨詢。...
南河店鎮衛生院-育兒資訊-育兒網
南河店鎮衛生院,南河店鎮衛生院院長:王金朝聯系電話:0377-6881215郵編:474658地址:南召縣南河店村...
河南省南陽南河店鎮絲棉廠
河南省南陽南河店鎮絲棉廠,蠶絲棉、蠶絲被...主營產品 公司地址:河南省南陽南河店鎮絲棉廠 聯系電話:037766882835 公司傳真:13099136217 中華紡織網全國服務熱線...
南河店鎮鉀長石粉廠
南河店鎮鉀長石粉廠的相關信息由09635提供。南河店鎮鉀長石粉廠主營產品或服務:鉀長石粉廠,聯系人:孫德臣,聯系地址:河南省·南陽市·南召縣·南河店鎮 ...
南河店鎮介紹_河南南陽南召縣南河店鎮行政區劃
河南>南陽>南召縣>南河店鎮 長途區號:0377郵政編碼:473000 車牌號碼:豫R行政代碼:411321(身份證號碼前6位)隸屬政區:行政級別:鎮 南召縣轄鎮。河南省最大的絲棉...
南召縣南河店鎮葦灣村土地開發建設項目(三期)施工招標 阿里巴巴...
南召縣南河店鎮葦灣村土地開發建設項目(三期)施工招標,南召縣南河店鎮葦灣村土地開發建設項目(三期)施工招標 2011-01-17 09:50:57 招標編號:hntlzx2011--06開標時間...
關于網站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合作鏈接 | 幫助中心
Copyright © 2018 中國衛星地圖網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尖子和八50手登陆 马戏团 广东十一选五遗漏 足球比分直播90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前 最新足彩比分结果 彩票3d第2020017期太湖字谜 中富策略配资 济南按摩会所上班时间列表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 3d字谜图谜汇总汇 短期投资基金理财平台 辽宁麻将怎么打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决定 99814皇冠比分即时比分 腾讯体育比分直播 2019广州沐足论坛